阮念笙江玉楼(阮念笙江玉楼小说)

民国二十三年,冬至日,军区医院

“ 夫人,您这病必须尽快出国治疗,拖得越晚越有生命危险……”大夫面色沉重的说道。

她点了好头,有些艰难的开口:“我知道,你还是给我多开些药,我再吃些时日”

“大帅要是知道您的身体……”大夫叹了一口气。

她立即打断:“别告诉他,他处理战事要紧。”

若他听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进府吧?她苦涩地想着,心口堵得难受。

离开医院,她坐上了黄包车,直接回了大帅府。

入夜,初雪骤降。

她吃完药,两眼直直地望着窗外的飘雪。

自打她嫁给他,每年的初雪都在她生日这天落下。

只是今年,她赏雪的心已经凄凉。

“嘎吱”

房门被人推开,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连带着刺骨的寒风。

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却看到那双齐膝长筒军靴后,生生顿住。

“夫君,你回来了……”她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。

“今年的生日礼物”他将手中的锦盒放至木桌上,神情清冷。

她眼底的光微微晃动着,小心轻柔地将锦盒打开。

锦盒中,是一条绣着梅花的真丝手帕。

她正欲将手帕拿出,却忽的瞟到手帕角缠着一根女人的头发。

他是在拿他藏在别苑的情人之物来敷衍自己吗?

“大帅有心了,这礼物很有女人味”

她脸色白了几分,双手紧紧攥着脚上的棉被。

他皱起了眉头,多年的相处,他深知她此刻心情不好。

这个女人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自己大帅。

“明年就不送了,以后想要什么你从账房拨钱,自己去买。”

他动了动薄唇,脱下身上的军大衣,便进了内房。

明年他连敷衍的心,都没有了。

他看着她的背影,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小声喃呢:“我恐怕……撑不到明年这时候了……”

她和他,终究是熬不过这七年之痒。

她正想着,胸口又隐隐泛疼,连气都喘不过来。

她拿出袖口的枣红手帕,一边堵住鼻孔,一边微微仰头。

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。

大夫说过,血流得越频繁,病情就越难治。

她不想出国,她舍不得他。

尽管他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,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他年少时用八抬大轿取回来的结发夫妻。

待鼻腔的血止住,她回到内房,合衣躺在他身侧。

她像往常一样,抬起胳膊轻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,将头埋进他的后颈中。

“夫君,你好久都没抱着我睡了……”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哀求。

“下次吧,我累了。”他将她的手挪开,然后往床边微微挪了挪。

凉意蔓延至她全身,她看着他的后脑勺,眼底泛起一层薄雾。

每次都是这一句话,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?

她想要的,只是他的一个拥抱而已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又是一年大雪纷飞,放眼望去,所有的草木皆被银装素裹。

“咳咳”他骨瘦嶙峋,模样憔悴得不成人型,他来到了院子里,止不住轻声咳嗽。

“夫人,生日快乐”他有些吃力地从兜里拿出一个锦盒,含糊不清开口说道:“你猜猜看,今年夫君给你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?”

“这是夫君亲手缝制的手帕啊,枣红色的……上面有我们两个人的名字,你看看喜欢吗……?”

可回应他的只有无边的沉寂,还有无尽的寒冷……

他后悔了……

大雪里只见一道孤独的身影,眼泪悄悄落下,他慢慢地从腰间拔出一把精致的小手枪,对着自己。

只听见一声枪响,这道孤独的身影悄然倒下。

……

“夫人”他从床上弹坐起来,满头大汗。

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他去了夫人的梅苑,可夫人却永远的离开了自己。

但梦中一切太过真实,真实到让他连心脏都忘了跳动。

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,眼底掀起惊涛骇浪。

民国二十三年,冬至日……

今天是夫人的生日。

他激动的连忙起身向夫人的梅苑跑去……

关于作者: booii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