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延巳怎么读(冯延巳怎么读)

中国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,在冯延巳身上有着鲜明的烙印,而富有思辨精神的冯延巳则将个人的身世和感慨,升华成一种人类共同的情感,那就是忧生与忧世之叹。前面已经讲过,南唐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亡,此乃冯延巳的忧世之叹;而人类对时间的恐惧,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,对美好必然走向荒凉的恐惧,构成了冯延巳的忧生之叹。这些让天性敏感的冯延巳更加悲凉。江南的繁华在冯延巳看来是“云雨已荒凉,江南春草长”;时光易逝生命短暂,又让冯延巳写下“渐觉年华堪纵目”“烦恼韶光能几许”悲伤的词句。《醉花间·晴雪小园春未到》:

晴雪小园春未到,池边梅自早。高树鹊衔巢,斜月明寒草。

山川风景好,自古金陵道,少年看却老。相逢莫厌醉金杯,别离多,欢会少。

雪晴后的小园白雪皑皑,春天还未到,池边的梅树却早已悄悄地绽开。高高的树梢上喜鹊在衔泥筑巢,斜挂天边的月儿照着充满寒意的小草。
江南金陵的风景山川,自古以来都是那么美丽娇娆。风光依旧可少年人转眼就见苍老。相逢不易请让我们痛饮开怀,因为人生总是别离时节多而欢乐机会少。

冯延巳怎么读(冯延巳怎么读)

这是典型的以乐景写哀的手法。上阙写美丽的早春风光,一切都是那么温暖可人,纵然有一些春寒,但一切都是活泼的,但下阙,冯延巳却在美丽的风物中,看到的是容颜老去和人生聚少离多的悲哀。

冯延巳的“山川风景好,自古金陵道,少年看却老”一句,极为沉痛,将家国之忧与时间流逝之伤,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读来不禁让人泪目。所以说,冯延巳的“河畔青芜堤上柳,为问新愁,何事年年有”,冯延巳在问自己到底在惆怅何事,此时已经是昭然若揭了,首先是对家国走向衰亡却无力挽救的彷徨;其次是个人仕途风波四次罢相的悲伤;最后是对时光易逝生命短暂对未来的迷茫。

在唐宋词史中写愁思的词人很多,比如李后主的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写出了愁思山高水长的大境界;号称是“古之伤心人”的秦少游,用“飞红万点愁如海”,想与李后主一比愁思之高低;文艺女子李清照则用“花自飘零,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,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表达闺中思妇愁思的缠绵悱恻。但作为宋词婉约派祖师爷的冯延巳,在表达人生愁思上,很显然是高出唐宋词人一头。因为冯延巳写愁思,他写出了被评论家誉为“深美闳约”的大境界,写出了更深沉、更持久、更剧烈的人生体验。在冯延巳看来,人生之愁苦始终环绕一生,比如他的名作《鹊踏枝·谁道闲情抛掷久》:

谁道闲情抛掷久?每到春来,惆怅还依旧。日日花前常病酒,敢辞镜里朱颜瘦。

河畔青芜堤上柳,为问新愁,何事年年有?独立小桥风满袖,平林新月人归后。

谁说愁绪被忘记了太久?每当初春降临,我的惆怅心绪一如故旧。每天都在花前饮酒,每次都是喝得昏沉烂醉,一点也不关心那镜里原本红润的面容,已经日益清瘦了。
河岸边青草翠绿,河岸上柳树成荫。我忧伤地暗自思量,为何年年都会新添忧愁?我独立在小桥的桥头,清风吹拂着衣袖。人回去后,树林中升起一弯新月。

冯延巳怎么读(冯延巳怎么读)

好不容易把愁旧愁忘却,原以为此后人生将不再忧愁,但每到春天,新愁与旧愁就一起涌上了心头,对于此种新愁旧恨,冯延巳是有过抵抗之心的,也就是说,面对人生无常无可挽回的悲剧性,他有过挣扎与反抗,恰如他所说的,“日日花前常病酒,敢辞镜里朱颜瘦”,用九死不悔的决心抵抗无常的生活。但这一种冲击是持久的连续的,因此冯延巳面对“河畔青芜堤上柳”的春天,无奈地发出了悲凉的追问,“为问新愁,何事年年有”?为何愁思总是伴随着春天而来,却又不能伴随着春天而去,因此陷入愁思之中的他,只能是“独立小桥风满袖,平林新月人归后”,给蓬勃的春天留下了一个孤寂荒凉的背影。

除了持久的时间上的愁,在冯延巳看来,愁思真的是盈于天地之间无处不在,诚如一首歌所唱的那样,“野火在轻轻地烧,我无处可逃”。我们来看他的另外一首《采桑子》:

笙歌放散人归去,独宿红楼。月上云收,一半珠帘挂玉钩。
起来点检经由地,处处新愁,凭仗东流,将取离心过橘洲。

看起来这是一首闺情词,但是谁又能说,这不是冯延巳对自己人生的总结呢。一场酒宴过后人去楼空,深夜无眠,我反思自己的过往,发现人生天地处处都是新愁旧恨。冯延巳在另外一首词中还写到,“旧愁新恨知多少,目断遥天”,同样写出了愁苦无处不在的空间意识。

离苦得乐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目的,更是人追求的终极目标。但人生从来都是悲喜交加的。人生之中有欢乐也有哀愁,有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;也有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。人生的过程就是欢乐与哀愁交织的过程。问题是人总是希望得到,而不希望失去,人总是希望快乐持久而忧愁不再,因此得到之后的失去,欢悦之后的失落,实在是人生最愁苦之事。而真正写愁思的高手,总是能把前欢与新愁作对比,愁思总是在最高潮的那一刻席卷而来的,写愁思的剧烈性。《鹊踏枝·萧索清秋珠泪坠》:

萧索清秋珠泪坠,枕簟微凉,展转浑无寐。残酒欲醒中夜起,月明如练天如水。

阶下寒声啼络纬,庭树金风,悄悄重门闭。可惜旧欢携手地,思量一夕成憔悴。

萧索凄冷的秋天夜晚,豆大的泪珠从我的脸上滑落。枕头和竹席微微的发凉,我翻来覆去全然没有睡意。我残存着醉意,就快要醒来。在半夜时分起身,月光明媚得如同白绢一样,夜空如同水一般绵软平静。

台阶下面“纺织娘”悲哀地啼叫着寒凉的秋天。秋风吹向院子里的树,夜晚悄悄,屋内的门也紧闭了起来。只可惜在旧时携手一起经历欢愉的地方,相思一夜就将人折磨得萎靡不振。

冯延巳怎么读(冯延巳怎么读)

冯延巳说,自己的愁思是突然而至的,仅仅一个晚上,自己就已经是憔悴不堪了。这样用欢悦与失落作鲜明对比的例子,在冯延巳的词中,还有很多,如“历历前欢无处说,关山何日休离别”,如“咫尺人千里,犹忆笙歌昨夜欢”等。昨夜之欢悦今日之凄凉,如此鲜明的对比,让愁思有了强烈的冲击力,以至于冯延巳是“思量一夕成憔悴”。

“昨夜笙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无限”,人生总是由乐转悲由悲转乐悲欣交加的过程,而在冯延巳悲剧性的眼光看来,人生快乐无法持久,常常是乐后生悲的过程,这也是我们人类的共同体验。而写出了人类共同体验的文字,才能有持久的生命力。

由此,我们可以看出冯延巳的词与西蜀花间词的明显区别,那就是知识分子身上强烈忧生与忧世之感,较之花间词的红香脆软,明显带有人生悲凉与生命的忧患。而后来的李后主则是将这种个性化的个人抒情推向了高峰,从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到“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见”,将个人的悲欢离合写出了人生的普遍性的哲理之思,这是南唐词士大夫化的明显标志,而冯延巳很显然是走在了李后主的前面。

人生纵然愁思满天,但我们还是要追求美好。纵然面对人生的不美好,冯延巳到底是追求美好的。冯延巳在一首颇具民间风味的词中,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:

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再拜陈三愿: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

希望,人世间所有皆能如愿。

关于作者: booii

相关推荐